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四, 12月 20, 2007

煌鼎肯亞AA+ Melange

 最近跟煌鼎訂了兩款單品咖啡豆,一個是有機公平交易的耶加雪啡(Yirgacheffe),這個已經喝完了,下次有機會再談。這次要講的是今天才開的肯亞AA+米朗其(Melange),才剛打開包裝,一股濃郁的咖啡香撲鼻而來。這香味裡隱含著甘甜的味道,像是藏在純可可裡的那種甘甜。這味道和清香的耶加雪啡不同,但卻也讓人期待。

 原本以為是深培豆的(剛剛去煌鼎查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淺培,難怪我會覺得顏色怎麼有點淡,實在是眼部神經很大條),所以咖啡豆磨得比標準塞風還細一格,時間也比耶加雪啡多個十秒左右。最近發現水從上座下來的時間常常太久(應該是因為煮得量多),若照一般所說的時間下去煮,往往會粹取過度。在煮耶加雪啡時在上座的時間約三十秒,下來後全程約一分鐘左右。肯亞AA+這次則是四十到四十五秒左右離火,下來將進兩分鐘,時間控制的不太好,但是煮出來的結果卻超乎想像的好。也許是豆子還很新鮮吧!

 總之,黑咖啡的味道有微微的苦味加上不錯的甘甜口感,果然是淺培的豆子(後知後覺...),這豆子沒有酸味又幾乎不會苦,所以很適合怕苦又不愛酸味的人喝。原本烘培豆那種濃郁甘甜的氣味也還在,沒有跑掉,很好!不過由於分成兩杯給家中兩老(老爸老媽)喝,所以沒多久後就加了奶精跟糖,不知道黑咖啡冷掉後的味道如何。下次可以再試試。

星期二, 12月 11, 2007

Gathering Up

 昨晚搞個Script搞到三點才睡。前一天才在跟老譚說一點也不想熬夜,過個夜晚馬一就打破了自己的話。後來早上的課也拖到十點才到學校,剛好整整遲到一個小時。

 中午時在綠的吃飯,用餐後把一些東西拿出來,想一次搞定這週遲了的critique跟同一堂課的final critique essay;不過想也知道這野心太大,不可能完成。更別提我這個無法一次處理多件事的腦子,因此幾乎是呆在那兒坐了好幾十分鐘。期間雖然腦子一直在動,不過不知不覺地把眼睛閉上,慢慢的隨著餐廳裡平緩的人聲雜音放鬆了。等到回神時,有種淺眠一陣的淡淡舒放。這才發現,原來即使經過早上課堂的洗禮,精神雖然回復了生氣,身體仍然是疲累的。

 唉,這週還有好些東西要拚呢!今晚一定要好好睡,然後再繼續衝刺接下來的日子。

星期日, 12月 09, 2007

最近好像很忙...

 但絕對不是在裝忙!事實上東西看起來好像不多,但實際上根本是我自己的錯覺,沒有任何事是一瞬間就可以搞定的!可能是因為電腦中毒太深,所以我得不斷提醒自己,不要以為事情可以像下電腦指令一下,一下指就KO!你要去做啊啊啊啊啊~

 因此,最近這個好像處於很忙又好像可以不忙的狀態就顯得相當尷尬。反正,不管啦!昨天才看完台大畢演Dining Room,最好這幾天要寫出心得來。然後又要加快小鴉Sweeney Todd的翻譯速度,再加上星期一要弄的Brian課的Short short film project!哇靠,超級恐怖.....星期二戲劇的critique也還沒下筆,星期三Beowulf的comparative essay根本已經打定主意要拖了!然後星期四晚上還有學弟妹的畢演,星期六晚上小鴉參演的沃伊采克!星期日十六號就是原本預定Sweeney Todd ACT I的Deadline了!!!這這這...好,就給他努力的拚吧!

 不用說,後面期末還有兩份paper。Good for me.....

星期一, 12月 03, 2007

一晃眼

 竟然又過了一個星期。

 還記得上禮拜二才剛考完“現代戲劇”的期中,下午Java說下週沒課。怎麼還沒回神星期二又要到了?這樣子算是鬼打牆嗎?最近在讀「等待果陀」,這我覺得自己的生活還真是愈來愈像Estragon跟Vladimir。鬼打牆。

 不管,反正接下來有很多事要弄,得一關接一關的搞定它們才行。答應人的事也要做到,這是人生,別人的,也是自己的。晃不晃眼,無謂。心安理得,好睡。(其實還是會失眠)

 日子得過,等待下一個晃眼的一刻。

星期四, 11月 22, 2007

留下你的電話號碼

 前幾天遇到一個學弟,是之前桌球課認識的,跟我要了電話。事實上,我似乎是一直到寫文章的前一刻才想起來我是怎麼認識他的.....那天起床後眼睛不知怎麼的一直很乾,所以其實很想讓眼睛休息,加上當下沒有完全想起來他是誰,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對話起來的感覺好像對對方有點失禮。不過我還是一貫的cooperative對話回應,所以應該還好吧...只是當時若能回魂就好了。

 話說回來,雖然我並不是個特別受歡迎的人,這輩子留電話給人的次數也算得上N次了,但我卻一直搞不清楚別人跟我要電話幹嘛...我幾乎不留別人電話的,大概是覺得緣去緣來,碰得到面就算有緣,沒碰到就算緣盡了。緣盡了沒什麼不好,也就這樣子罷?要了電話,明明沒什麼事卻打給對方我覺得很奇怪,留了對方電話卻一次也沒打也很奇怪;所以通常我是不會問人電話的,不管我覺得這人值不值得交朋友。總之,如果有需要額外的聯絡我才會留,沒必要的事就不會去做。不過,別人要留我電話我通常不會拒絕(補習班除外);畢竟是個緣份,人家想留下一個聯絡的方式至少代表你這個人在對方而言存有值得繼續這個緣份的地位的,而且平常反正沒什麼人會跟我聯絡,也許偶爾幾年下來莫明奇妙的接到某個很久以前認識的人的電話會是個有趣的體驗。所以只要是不討厭的人我大概都會留,不過留了之後真正接到對方電話的機會很少,所以我很認真的在想,大家留這個電話號碼是幹嘛的?等某個有緣的時機到來,希望某天忽然想起這個人來想找他/她的時候還有電話可打?若是的話,那存在感極低的我肯定是最後才會被想起來的那一個,無怪乎從來未接過這種電話了。

 唉唉,反正我對這類社交行為真的是完全不懂,我腦袋的組成成分大概跟其他人差很多,只是剛好某部分還算正常,不然我看我肯定是個自閉兒(大概有像)。這點在網路上看不出來,不過看過我跟陌生人互動的樣子(或是處在陌生的環境)的人大概知道我是個什麼樣。

 好,碎碎唸完了。逃!

星期四, 11月 15, 2007

感冒

 這幾天中了很嚴重的感冒。大約是從星期二下午開始覺得有一點不太對勁,那時還沒想到會演變成重感冒。到了星期三,從早上起來原本只是覺得累,變成下午全身酸痛加頭暈。這時候有些聲音會變得異常大聲,上廁所沖馬桶的機械聲、用手拍打的聲音,一些平常你認為沒什麼的聲音都大的嚇人,大到要刺破耳膜的地步。味覺也變得怪怪的,嘴裡好像有奇怪的東西,影響對味道的認知。

 即使是這樣,我星期三晚上還是戴著口罩去補習班,因為沒想到會這麼嚴重。在捷運站停車時還有點力氣,不過已經可以感受到體力的流失。解題時我發現有一部份的思路遭到阻礙,雖然偶爾也會這樣,但那種感覺不同,像是你知道它在哪裡,但就是有個無形的東西擋在中間,怎麼樣都過不去。總之,我撐到九點半,然後再緩步搭捷運回家。回途在捷運上相當累,到最後像是拖著身體在走路。去牽車時很明顯力氣已經快用光了。

勉強的回到家後,近十一點,便馬上準備泡澡。溫熱的水壓滿全身,這時才覺得舒服許多,雖然頭仍然是很暈的。之後馬上上床睡覺,這時身體的感覺是體內有大軍在打扙,兩方戰事正酣。隔天起來已不像前晚那樣,但仍有那種大戰方止的疲累感。又過了幾天,才完全回復。

星期三, 11月 14, 2007

The Kite Runner

 書的最後寫著作者Khaled Hosseini生於阿富汗,後來受美國的政治庇護,住在美國當醫生,這是他的第一本小說。

 這故事很難用簡單的話來總結它,但卻又可以用幾個詞彙來概括它。總之,它講的是阿富汗的故事,關於家庭、人際、父子、朋友、信仰、信任、背叛。這些主題你都可以在書裡面找到。不過,若從故事整體結構來看,我會說作者主要想表達的是主角跟Hassan間的友情,他所虧欠對方的、以及該還付的那份情感。只是故事中還摻雜了一些跟這主題無直接關聯的橋段,所以讀起來有些地方會讓人有離題了的感覺。我認為作者想講的東西很多,不止是主角跟Hassan。從劇情結構來看的確主線是這兩人,但從整部作品給人的感覺來看,這小說講的是所有阿富汗人的故事:他們怎麼生活、怎麼思想、怎麼在全世界的人都沒注意到的時候茍存到今天。他在說,這裡還有個阿富汗人的世界。但那並不是乞憐的呼喊,那是要求尊嚴、以及要求自己同胞覺醒的喊叫。

 故事對我來說有點過長,主要是因為它的步調慢,所以讀者必需配合它幽緩的字句前進,沒有耐心的人大概會讀不下去。不過如果可以跟著書本的節奏讀的話,你會發現作者在淡淡的平述中累積了很有力道的情感在裡面。像是水面下看似不怎麼樣的水波,但是卻會悄悄被推擠、最後變成海面上的大海嘯襲捲而來。這點很不錯,但故事本身實在很悲慘,對某些人來說就是很悶。不管怎麼樣,我很難說它不是個好作品,但總覺得要我說它好卻又像是缺了什麼。也許是對主題無法集中、一擊K.O.讀者的不滿足吧...

星期日, 11月 04, 2007

小小換裝

 老姊說我該給部落格換個新造型,抬頭重寫一個。

 我昨天給部落格弄上The 13th Doll的貼紙時,順便跟她要留言板的圖示。結果沒想到她叫我自己做(orz)。Post-it的底圖是跟她A來的,相當realism,這讓iBook筆記多了種後現代的組裝感。嘿,蠻有趣的。

 後來她就說了那句話。

 的確,之前那張用了很久,久到沒什麼感覺。換個新樣子之後就好很多了,心情也不太一樣。這算是小小的改裝吧!沒動到太多東西,只動到心情。

星期四, 11月 01, 2007

Leopard在iBook上的表現

好吧,我得先承認,我最近迷上Leopard了,所以很希望能夠知道它在我的小白上跑起來的表現會如何。

今天查了一下Google,根據這篇文章這頁的第一份報告,大部份的小白應該可以跑Leopard。但是我的小白跑起來順不順呢?很幸運的,我的小白是2005年九月買的,是第一篇文章裡所說的第四代iBook,也就是末代小白。1.33G加ATI Mobility Radeon 9550 4x AGP,以能力來講跑起來應該還算不錯。若能把記憶體加大,使用較高轉速的硬碟,表現應該會更好。

嗯,好吧...努力存錢.....

星期六, 10月 20, 2007

Leopard準備上架

Apple宣佈新版的Mac OS X (10.5) Leopard 將在10月26日出貨,這個讓人心癢的消息讓我在網路上找了好些資料,就為了知道有沒有較便宜的教育價。身為學生,雖然延畢了(延畢可不是為了這個...),當然還是要趁可以用學生身份省點錢時多多利用。看了一下價格,一般個人版是美金$129(NT$4390),網路上的教育價是$116(NT$3990),雖然省了四百元也不算少,不過3990對我來說仍是個令人卻步的價格啊...orz

話說看到有人提學校書店晚點會有$69的價格。啥?我沒聽過學校書店有在賣軟體的,而且還是Mac軟體,這說的是哪一國的學校啊?還真是希望可以用$69美金的價格買到,這樣就很吸引人了。總之,我目前系統的狀況實在是不太好,先前所提的問題並沒有解決。雖然並沒有證據顯示升級成Leopard可以解決lookupd的問題,但是光是裡面的許多新功能就夠可口的了。更別說我的小白符合Leopard的硬體需求,還有得剩呢!

總之,我目前還在評估,是否要等一陣子再升級。也許再等等會是個好決定,等市場上的平均反應都出來後再決定要不要花這筆錢也不遲。不過,我覺得我最後還是會為了可口的功能而升級吧。

星期六, 10月 13, 2007

2007秋涼穿衣

 天轉涼了,這幾天開始穿起長袖的上衣,有時則是短袖再套上外衣。接下來應該還有可能回暖吧?不過氣溫也會慢慢的變冷,再來就再也用不到夏衣了。

 說也奇怪,似乎每次夏季時總覺得能穿的衣服不多,然後開始期待冬天。等到冬天時看著夏季的衣服,冬天的又好像不夠穿了。這大概是種奇怪的心理作用吧?我本就很少買新衣,所以能換的衣服不多,每隔個幾天大概就要趕快把換洗的衣服處理一下,不然就沒得穿了,所以衣服永遠不夠多。不過,我算知足,有個幾件能穿出門的衣服就很不錯了,人總是要就著自己的能力消費。我嘛,偶爾能奢侈一下就算是很不錯的享受了。

 就讓我在有限的能力下盡情地奢侈吧!

星期一, 9月 24, 2007

滑鼠終於出現它該有的表現

 我有一隻羅技VX Revolution,在它上市之後沒多久就買了,想來該有個半年一年了吧。當初我可是在它在台上市之前就相了很久,到國外網頁到處查詢它的資料,確定品質表現皆符合我的期待,並且沒什麼大問題之後,忍痛買下它(才沒一兩個月前我才買了另一隻羅技V400)。這隻滑鼠什麼都好,可說是我所用過最棒的滑鼠,我懷疑我是否還會有機會買到比它更好的滑鼠了。另外,也是因為這隻滑鼠,讓我決定以後絕不會再買羅技的任何產品。為什麼呢?當然不是因為品質或客服不好,而是另外的原因。也許等我改天想談時再來談這件事,今天要講的是這隻滑鼠的事。

 買來後沒多久,我發現滑鼠的按鍵在電腦由休眠或螢幕保護回復時會暫時失靈,有時會持續後久,然後才發瘋似地拚命按。這問題自此困擾了我很久,後來我發現羅技的LCC會不時當掉;在按鍵失靈時也是同樣的情況,LCC重開之後才會正常。而若不用LCC、使用Mac OS原生的驅動程式則完全無此問題,而且遊標的順暢度也更好,但這麼做滑鼠的一大堆按鍵等同癈物。好在LCC平時表現還算正常,所以也就容忍它這樣了。直到昨天在處理系統的問題時偶然發現羅技更新了LCC的版本,雖然之前已更新過好幾次,但這次似乎是從1.6直接跳到2.2.2,姑且就來更新一下。沒想到,重新開機之後忽然覺得滑鼠異常的順暢,還以為是自己心理作用產生錯覺。但這是真的,羅技終於改進了它Mac驅動程式的效能,按鍵失靈的情況目前看來是消失了,這滑鼠也總算能不負它2.4G的無線能力。

 不過,即使是這樣還是不會改變我不再買羅技產品的決定,兩者是無關的。

星期日, 9月 23, 2007

Mac也是會當機的

 最近我的小Mac不太穩定,好像有事沒事想找我麻煩來當個機。以往雖然也有發生過系統不大穩定的情形,但都還不至於整個死當,就算真的kernel panic也都還有個像thick box的效果出來叫你重新開機。偏偏這幾次的當機現象是從網路開始出問題,之後無法執行新的程式,接下來整個系統慢慢鎖死,只能用冷開機的方式解決。幾次下來後,我有點小怒,因為我的⎋按鈕有問題!!

 在網路上找了一下,發現這現象出自Mac OS X中一個程序的瑕疵。這個程序叫lookupd,是專門處理網路ip的小東東。雖然很小,乍看之下不怎麼重要,但是如果它掛了、對系統的影響還真是不小。我在網路上找到其它的現象是某些網頁會造成lookupd停止回應(就是當掉的意思...),解決方法是把這些網頁的ip在系統的hosts中設成0.0.0.0,讓它指向一個不存在的主機。不過這方法實在不是很漂亮,我不知道是哪裡的網頁造成我的電腦當機,而且這並不能百分之百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萬一又遇到同樣會造成當機的網頁呢?)。後來我找到一個unlockupd,它會定期檢查lookupd有無回應,若沒有則叫系統重新啟動lookupd,並且做上記錄。雖然無法直接在系統層面修正lookupd,不過至少好一點。我打算用一陣子看看,也許之後能在log中找到多一點線索來修正這個問題。

群(The Swarm)--讀後感2

 剛拿到這本書時,我並沒想過自己會讀得這麼快。因為書很大一本,厚度很夠。但開始讀起來後,我發現自己很快的上手,並且相當投入於這個故事中。一個禮拜之內我就讀完它了。

 一邊讀的感覺,作者把氣氛營造得相當合貼,在主角們(各地的科學家)發掘、感受那些奇怪現象的同時,給予讀者一種風雨欲來的態勢。因為剛開始時各地的科學家是在其各自的研究領域中發現這些異象,而事實上,就連這所謂的“異象”其實對他們來說也還算正常,除了鯨魚的消失以及攻擊人類的行為外,並沒有太令人驚異的東西。但妙就妙在這些奇怪現象是同時在各地的海洋上發生的,某地的一些事件,在另一個科學家的居住地不過是新聞報紙的一個小角落。但是它們就這麼巧妙的被串連起來,你好像可以隱約瞧見一個陰謀的誔生。而這一切不過是開始而已,後面你會發現作者在人物的描繪及設定上也相當成功,幾個主要角色在面對這些危難的當頭都還得面對自己的私人感受,雖然讀起來有些像是大雜燴,故事的轉折卻很自然,一點也不做作。

 另外,書中的許多場景讀起來很有給人好萊塢電影的感覺,只是這“電影特效”是用文字“寫”出來的;很有趣。妙的是,書中人物的對話中不時會提及一些電影的內容,似乎是又和電影般的文字敍述相互呼應。

 嚴格說起來,「群」的許多故事架構並不是很新穎。不論是海中的“新”物種、這物種對人類的敵視、人類自身在面對外敵時的自私心態、還有在某人身上被凸顯出來的大美國主義,這些都算是老梗了;不過這些老梗都算用得不錯(除了很誇張的大美國主義外。我個人覺得作者法蘭克.薛慶應該很討厭美國人,至少他應該不喜歡美國政府自以為是的老大心態)。

 除了老梗之外,事實上,我認為「群」有個地方是其它一般的小說無法比擬的,也是我認為它之所以值得一讀的原因。「群」其實該算是一本「硬科幻」的小說,而且它可說是辦到了我認為一本理想科幻小說該辦到的事(也算是我個人的目標)。它在敍述、描寫一些科學事實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光看作者或在對話、或在旁述中清晰地向讀者解說這許多不同領域的科學知識就很令人咋舌;也可見作者對它下了多少功夫與心神。如果你把它重頭讀到尾,你會發現它簡直就像一本科普書,不同的是它將科學事實融入故事中讓你好好的去享受。而最重要的是,作者在科學事實的背後加上科學性的想象,例如對Yrr的假設、以及為了攻擊人類而用基因工程製造出的物種;這些都讓人享盡了閱讀科幻小說的樂趣。若要我來說,我會說「群」是硬科幻小說的標杆。推薦給喜歡科幻小說、或災難小說的人看。

星期二, 9月 18, 2007

群(The Swarm)--讀後感1

前幾天在Page One看到這本小說,關於海洋,但絕對不是什麼溫馨的故事。之所以會注意到這本書其實是海報上的這句話吸引住我的目光:

    「當大海有了智慧,第一個念頭竟是殺人」

不過,會讓我想買的另外一個原因,是這個作者的深入考證。把科學事實與想像結合,讓讀者可以讀到確實的科學知識是很棒的。

我目前只讀了前面一部分。不過作者將海洋的微小異變慢慢的帶入小說中,一邊也解說了很多海洋生物學與石油的相關知識,可以讓人一步步的進入狀況。故事 的場景遍及世界各地,從南美的秘魯、北歐的挪威、到北美的加拿大、還有德、法等地。在我所讀到的地方,主要環繞在兩名科學家(分別在挪威與加拿大)身 邊,他們都已查覺到海洋生物的一些變化,但卻仍然不解、且未意識到這些事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其實,這本小說讀起來有點像好萊塢的電影情節,災難在蘊釀中、 英雄科學家正抽絲剝繭的一步步找尋真象。但小說和電影不同的是,它的步調和緩,相對的更深入事件的核心,提供讀者的觀點也更多;比起電影單調的英雄主義實 在好上太多。雖然還沒看完,不過我相信我會很享受這部小說。

星期六, 9月 15, 2007

生命的轉折點

昨天去了Willy的部落格,才發現又有一位同學入伍了。看著同學們一個個步入自己的轉變(入伍、職場、升學),我才驚覺原來我又與生命中的轉折點相遇了。只是這次不是我的,是我身邊的人的。忽然間有種暢然所失的感覺,好像自己又被拋在後頭了:這算是延畢的後遺症吧!

暑期的這兩個月來我不斷的敲擊自己的腦袋,想找出生命的出路。也許,這就是原因只一。見事情沒有著落,好像又讓人更驚慌了些。這場不可抗力的延畢讓我感覺自己似在無意識中希望能延長轉折的階段,讓路途的轉換能更順遂。這大概是個如意算盤,可能打得不太好,所以不管我怎麼敲擊自己的腦袋也不能成事,感覺自己又變成那個坐著空想的人。而我的下個轉折點,應該要是始於付諸行動的那一刻。

我知道。

我一向都知道,只是想提醒自己,那一刻快到了。

星期六, 9月 08, 2007

下午家裡沒什麼人在,衣服丟去洗後,也把許久沒清的磨豆機清理清理。一些可以洗的部件放乾了之後,再裝回去。看著乾淨無垢的機件,靜靜地在那裡,我開始想像下次再丟入豆子時的清新。

期待下一杯好咖啡。

星期三, 8月 15, 2007

天空還是藍的嗎?

 我還在補習班唸書的那個時候,有一天去教室後面裝水,看見外面的天空藍得出奇,我盯著看了好久。那個藍、那個純淨光明又完全不會失真的藍,只要看一眼,任何的煩惱似乎都該煙消雲散。當時的我雖然整天都在唸書,完全沒有娛樂的空間,但是卻很明白自己正在做什麼,以及接下來該怎麼做。對於未來雖然不是那麼的有把握,卻至少是了然於胸。那片藍天讓我印象深刻,久久無法忘記見到它的那種愉悅。

 不過這種安心愉悅的心情,在我漸漸融入大學生活後似乎也慢慢的消失了。以前補習的那個時候,生活目標明確。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什麼,該怎麼做。有目標的感覺真的很好。幾年的大學生活下來,面對著難以抉擇的職場路途,我卻開始起了疑心。我到底要的是什麼?

 在大學讀的這幾年書並沒有讓我後悔。相反的,我很慶幸自己選了這個地方,我所遇到的人、事、物都是不同於以往的體驗。這些新的視野激發了我想要看得更廣、走得更遠的野心。但問題是,我該怎麼達成這個目標?未來的路是難走的,我還不太確定現在的我,要的究竟是什麼,但終究要選一條路。不管怎麼選,也許會繞了一大圈又再回到原點;我的人生早就重回好幾次的原點了,但那又何妨?能回到原點對我來說是件幸福的事,因為再出發將會又是一次新的體驗。回到原點同時也是件令人害怕的事,因為原點代表的是重新再從頭出發,再經歷一次「萬事起頭難」。不管回不回原點,我都會一直走下去,一直嘗試讓自己不斷去學習、去探索,這是我的人生目標。

 看起來,好像一切都很美好。那麼我所擔憂的是什麼?我所擔心的是「現在」,是近在眼前的梗,是當下就必需決斷的。「我要的是什麼」聽起來是件很簡單的問題,但萬萬沒想到這題卻讓人思不著頭緒。也許我還是回到了原點,也許我仍在害怕什麼。就像以前那個我,在等待著。

 天空還是藍的嗎?在一切目標明確的日子裡,它的確是藍的。至於現在還是不是,當真難說。我只能期待,當我踏出腳的那一刻,可以發現天空還是藍的,我想要它藍得透徹、藍得迷人。

星期六, 8月 04, 2007

奇幻電影

 我最近發現,好萊塢的電影這幾年翻拍了不少奇幻文學。哈利波特就不用說了,不過自魔戒以來,感覺上並沒有很多吸引人的奇幻電影。有趣的是,我所知道有許多人對魔戒電影的評價是很兩極化的。但似乎大多數看過原著的人都覺得小說比較好看,哈利波特也是如此。不過,畢竟小說是小說,長度可以隨作者習好調整。電影就不一樣了,一場電影給你演超過三小時,觀眾可會受不了。因此小說改編電影往往是濃縮再濃縮後的結果,哈利波特這次的鳳凰會的密令就蠻明顯的,有許多地方跳得很快。不過,我認為導演處理的還算不錯,至少我這個沒看過原著的人還認為尚可接受。也許看改編電影的人不先看原著會比較好也不一定。

 總之,我最近注意到QuickTime trailer那邊有幾部奇幻文學改編的電影,剛好都是我沒看過的。(看過的也沒幾個啦!)有黑暗元素三部曲的The Golden Compass, 跟 The Dark is Rising的The Seeker。主角似乎都是青少年(不知是否原著就是如此),感覺上有點類似之前的納尼亞傳奇。以題材來看,The Golden Compass感覺上比較有趣,The Seeker的英雄主義重了點。不過,這也只是個人看過一點點預告後所暫時決定的喜好罷了。另外還有一部我連預告都看不懂的改編電影,日巡者,好像是最近走紅的作品,也是系列小說。所以說,最近這幾年奇幻文學的改編作似乎都擠在一起出現。

 話說...就不能排開一點嗎?

新增自製留言板

 暑期開始以來一直都在研究電腦語言相關的東西。先是Mac的Xcode跟Objective-C, Cocoa, Carbon這些Mac上的程式語言,最近這幾天則是PHP跟JavaScript。PHP果真是不錯用的東西,拿來寫網頁的應用很方便,學過C的人可以很快上手。JavaScript則是物件式(Object-based)語言,先前一直弄不懂它在幹嘛,不過多虧之前稍稍研究了Objective-C上物件導向的觀念,這次我終於搞清楚JavaScript在幹些什麼了。

 學習最好的方式就是練習,所以我請老姊幫忙設計版面,然後製作成留言板。話說留言板看似簡單,但要寫得好還真是得花不少功夫。留言板要寫可以寫得很簡單可用就好,也可以寫得複雜,包含各種能力,我用PHP連MySQL資料庫來管理留言,這麼做的好處是可以不用自己寫函式處理儲存跟讀取留言的資料。不過資料驗證的部分還是得自己來。剛寫好基本功能時找老譚來試,那時什麼驗證能力都沒有,當場被駭掉,留言板變成Microsoft網站 XD...

 目前算是寫到一個段落,這次寫網頁的語言算很有心得,當然還只是初步,不過未來還有空我也許會幫這個留言板新增其它功能。有興趣想看它長什麼樣子的可以點進去看一看,我把它擺在Blog右邊的選項上。

星期五, 7月 06, 2007

Debian GNU/Linux 發佈4.0版

 這消息我今天早上才發現,但卻是早在四月就發生的事。

 Debian是我家中對外網路閘道主機所用的作業系統,它算是Linux底下的一個分支。這個作業系統很有趣,它的計劃代碼用的都是電影<玩具總動員>裡的名字,4.0叫Etch,查了一下,Etch是電影裡那個玩具螢幕,還會自己畫東西。我大約是從Woody(3.0)轉Sarge(3.1)的時代開始用Debian架設網路主機,到現在也有個幾年了。這中間Debian並沒有什麼重大的更新,直到今年才直接發佈4.0的穩定版本。這次的更新算是一個大躍進,看起來是有不少套件都升級到較新的版本了。

 Debian在眾多Linux的分支裡算是動作最慢的一個,但也是研發最嚴謹的一個團隊,嚴謹正是他們進度緩慢的主因。對我來說,我一直希望他們這樣嚴謹的態度可以創造出我心目中穩定順暢的系統,因此像今天這樣的重大更新的確是件好事。但我卻也同時在擔心,Debian以這樣的速度是否可以趕上其它作業系統?甚至其它的Linux分支?

 其實說真的,因為家裡主機的電腦是用作閘道以及伺服器用,我並沒有在上面安裝圖形化界面。以前曾經在幾台電腦上使用過一陣子,雖說還不差(堪用),但在系統調校方面仍和Windows與Mac OS差一截。這當中主要的差異當然是在界面的友善度以及方便性上,Debian雖說在研發上很嚴謹,但它卻也是(可能是)對使用者最不友善的一個。以現今對作業系統與使用者的關係而言,Linux要走出一片天這會是很重要的一步。我用過的Linux不多,也用的不久,也許這樣斷定有失公平。不過,這幾天晃了晃一些網站,發現有人試過各種的Linux分支後仍找不到真正友善好用的Linux,這其實很明顯。因為Linux社群的發展一向較著重其內部結構與功能,雖說這幾年開始有人注意到界面的重要性,但基本的發展感覺上還是以功能為主。缺乏整合與直覺操作的界面是Linux的最大致命傷,也是它始終無法受大眾接受的原因之一。這也是為什麼我對Debian握有高度其待的原因。若有朝一日它能將其嚴謹且一致的態度轉向於友善直覺化的使用者界面發展,它之於Windows的替代方案就會更有希望,而不會只被侷限在所謂駭客或電腦高手在玩的作業系統。

星期五, 6月 29, 2007

流轉

 最近身旁的時間漂流的速度很快,昨天我都還來不及看一眼,今天已經一閃而過。什麼是人生?這問題在正介於轉換心境的我而言特別難以回答。等我回神過來,轉眼間我又流掉了幾日的光陰。

 是的,我的人生是到了什麼樣的階段了呢?幾年前當我進大學時,似乎一切都很有希望,好像只要一讀書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但那時的我也相當清楚,這不是萬靈藥,讀書只是一個階段。人遲早要往下個階段走。但我始終刻意的讓自己忘了這回事,在理性急急呼喊的同時,讀書時的閒逸卻也打了劑強心針。我推動人生的動力實在是被學生生活給磨掉了,我相當明白,現在的我極度欠缺那種力量,但也極度需要這種力量。

 在這個流轉的時空中,我要去哪裡找尋可以推動我的力量呢?些許的計劃或許是個好方向吧。至少讓我有個幾件值得去做的事。只是,我期待除了這些,我的人生能更再往前進一些。

星期日, 6月 10, 2007

茫然

前幾天,有人在MSN上忽然丟了句“你的Blog進行如何?”

我呆看了那句話幾秒鐘,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過後來才想起來對方指的是我打算放翻譯作品的部落格;但這時我也才發現,那句話是好幾分鐘前留的,人早就離線了。

最近就是這麼一個茫然,報告作業忽然間冒出來擠一大堆,我這個慢郎中也只能在心慌中一點點的搞定所有的東西。目前似乎好了些,但仍有東西要寫要讀的,這好像是每學期都會出現的慣性...

總之,大約還要再一陣子,我才能好好處理想做的事吧。

工作的事仍沒著落。

星期三, 5月 02, 2007

午讀

在圖書館看書,原本我預計自己大概會像昨天一樣看到睡著,也許會更快進入夢鄉,因為我昨天比前天更晚睡。但是確意外的清醒著,讀Jim Butcher的Dresden Files算是一個不錯的體驗,意想不到的好看,就這麼一下衝到第五章。然後漸漸的進入夢鄉.....ZZzz...

剛好這時想上廁所,於是起身打起精神,回程順手裝了水。斜斜的暖陽打進圖書館的地板,今天下午的天氣真好,適合出門遊玩、也適合用來讀書。四點十分,鐘響。再繼續唸吧...

想太多

最近我總覺得自己有種持續唬人的嫌疑,記得上週跟人在路上偶遇,說要去圖書館,才講完、道別之後,走沒兩步卻想起書廊有份講義還沒去拿,轉了身就走過去了。今天也是,跟人說了要上山去聽主任候選的公聽會,說再見後往上山走,半路發現時間是明天.....於是在校園晃了兩圈,吃了中餐後才進圖書館看書。我想如果之前跟我說話的人不小心回頭或在路上晃盪看到我很奇怪的跟自己先前所說的事不合,不知會有什麼感想。

反正,事情就剛好是這樣,最近一直感覺自己愈來愈唬爛了。

星期二, 5月 01, 2007

本學期

期中考完後,仍持續的在讀書,目前進度還有地海古墓與Norton復辟時期的介紹要讀,之後還有Dresden Files。時間愈接近期末,要弄的東西便就愈多。奇幻文學還要介紹歌曲、作家、小說,以及創作一篇短篇故事。另外一堂課還有個報告,還沒跟同組的同學聯絡...中憲的投稿也還沒開始,想想真是愈來愈可怕。

目前的工作只到六月份,七月之後就會斷糧了,所以另闢新“糧源”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事,不過偏偏好像又沒有什麼空閒能好好想一想該怎麼做。好吧,只好走一步算一步,船到橋頭自然直囉~

星期三, 4月 25, 2007

遲到的原是

因為睡過頭。

今天早上第一次醒來是六點,看了看錶,仍然覺得疲累,於是又睡了下去,打算一個小時後再起來。可惜天不從人願,清醒時已近九點。我的天...但這一覺睡得真好,已很久沒有像這樣舒適的一覺了。


前天晚上我倒頭沒多久就進入夢鄉了,這樣的睡法對我來說是很稀有的事。通常我的腦袋都還會再運作一下才有可能轉成睡眠狀態。也許是最近真的累夠了,一連好幾天都沒能好好睡,加上兩件令人苦惱的課業在昨天(算是)圓滿完成。除了星期五的復辟之外,也沒什麼立即的可怕煩惱,所以才會這麼的悠哉入睡。這算是我近期來少有的享受了。

星期日, 4月 22, 2007

期中

期中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

因為好像每次一到期中,我的閱讀進度都會嚴重落後。而且這個現象是在期中的前幾週就會開始,然後在期中前後達到最高潮,好像所有的教授都串通好要在這個時期一起整學生。話說回來期中好像本來就是串通好的行為...

現在正好是期中,所以很明顯我目前的進度.....

星期四, 4月 12, 2007

法文

在我上大學之前,我的目標是學習法文。因此我在大二時選修法文課,後來在下學期時慘糟滑鐵盧,學習的進度因而停擺。我一直把教材留著,整理房間時也特地把它們拿出來,在書櫃裡為它們闢了一角擺上去,不過始終沒去讀。

為了保留與法文的接觸,我把Gmail的介面設成法文,所以一些簡單的字詞都還認得。今天為了回一封信,我不經意地讀了一小段介面中的法文,沒想到竟然可以讀得懂。我有點小小的驚訝,也許將介面的文字設成法文有潛移默化的效果,也有可能是經過一段時間後,我已融會了其中些許的文字。但不論如何,我都很高興自己仍保持一定的程度,讓我在未來重拾學習法文的路途時,能更有自信的踏出這一步。

星期三, 4月 11, 2007

力氣

天發著金光,把校園的土地都照亮了,氣溫由一早的清寒轉暖。外套一件件地脫掉,我來到圖書館,甫坐下、窗口透來的微風卻又把人照涼了。

難得的好天氣,我開始整理自己連日來的心情。春假過後再回到校園,總覺得忙碌的生活好像跟我遠得離譜。但其實也不過是一兩週前而己。一下就又要期中了,時間飛快掠過我的身邊,想了很多做的卻很少。我很認真的想著,到底我想要做什麼,又該做些什麼?

午後跑到計中的五樓,無意間翻著一本Intelligent Time,看到裡面的許多創意及想法。我想想,這會是我嗎?有可能是我嗎?思想是種有趣的東西,思考、則是我最愛的活動。我很喜歡創意,也很愛創造。我預計我未來的路大體不會跟這兩樣相差太遠,不過要怎麼走卻是一大難題。我思索著,慢慢地有種想法成形。我要走,就必須有所行動。我想的很多做的卻太少,動力永遠是我最大的難關,我要再次推動自己往前走下去。能推多遠就多遠。

星期六, 3月 31, 2007

冷凍人

收到高職同學史民的來信,說要辦個聚會,署名「永遠的值日生」。

值日生這三個字立刻讓人想起過去的高職生活,教室裡的種種,著實令人懷念。算算被找回冷凍人的行列已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剛考上大學,卻奇蹟似地被某K聯絡上,說有個同學會要不要來?當下即答應了。被找來的「冷凍人」大都是曾經一起在火車上渡過三年通勤生涯的同學,那時也才知史民在Yahoo那裡建了一個冷凍人家族。後來大家又開始各自忙著,家族漸漸沒落,最後也收起來了。只剩一兩枚同學被放入MSN中,但也幾乎沒啥在聊。原以為冷凍人就這麼不見了,沒想到史民又寄來這封信,除了讓我有些訝異外,倒是相當的高興。

原本去年某虎結婚時便有機會和大家一聚的,但不巧正好輒到我哥的婚期,還巧在同一天。最後不止沒法到場,忙到連紅包都沒給...除了覺得很抱歉外,沒能和這些個同學聚一聚是另一個可惜的地方。也許這次的聚會能補足缺憾也不一定。

星期五, 3月 30, 2007

自製圖像

整理了一下Mac桌面的幾個檔案夾,其中幾個換了圖像,有了新面貌。但看見這學期兩堂課(莎士比亞跟奇幻科幻文學)的檔案夾仍是使用一般的圖像,感覺在桌面那麼顯眼的位置上很不搭調,於是動起腦筋想為它們弄個合適的圖像。奇幻文學的還算好解決,手邊有幾個現成的圖樣用起來挺不錯的,但莎士比亞就傷腦筋了,我很不想隨便找可能會有版權問題的網路圖片,更不太想把他貴尊的照片放到我的桌面上。於是我決定自製一個簡單的圖來用,這樣,一個搖著矛的圖像就出現了。 XD

星期日, 3月 25, 2007

新裝

給這個筆記換個新的樣貌,這是我弄完畢演網站後就想做的,但卻一直沒做。

這幾天本來想多讀點書,但不知怎麼,心情就是不對。感冒時好時壞,現在喉嚨仍有點痛。玩了一下遊戲,放鬆了點,但一樣讀不下書。剛好老姊那裡有繪圖板可以玩,所以索性畫起新裝的素材,沒想到竟然就這麼弄出了個樣子。目前還不算完美,但樣貌已大致抵定,就先換上來了。目前只針對Firefox最佳化。IE沒支援PNG檔的透明背景,懶得理它,想看好一點的畫面請用Firefox。也許哪天我心情好一點會想點辦法解決它,或者如果IE7有支援的話我就更不會動了。看到灰色悲慘背景的人請保重...XD

在調整CSS時一直覺得上一篇文章讀起來很礙眼,總覺得寫得很詭異,有點想刪了它。後來想想,就當做是自己造孽留下的遺物吧。醜陋的歷史也是有其價值的。

星期一, 3月 19, 2007

新生活

新年那段時間我終於能夠好好的整理我的房間。在這個空間可以讓我好好規劃後,我開始思考自己究竟希望它是什麼樣子?我想要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環境裡?我希望每晚睡前、每天起床時,睜眼閉眼被什麼樣的東西圍繞著?這過程中我一直在拷問自己,漸漸地,我發現我在挖掘一個新的自我,一個尚未被發現的古人,一個可以重新再造的標準。

 目前房間大致上是整理好了,一個乾淨整齊的空間,讓人可以舒服的在其中讀書、休息、兼煮咖啡。雖然還有些未竟的地方,但已是我目前所能得到最棒的環境了。這是一個新的生活,一個新的出發點。

星期三, 3月 14, 2007

不消失

要不要寫點東西呢?

要不要寫點東西呢?

自從上一篇記事後,許多事仍持續的發生中;但是我並沒有持續地將它們記錄下來,這些東西,大概都會憑空消失在我的記憶裡,變成某種“不存在”。自此,我開始擔心了起來。我究竟要怎麼開始下一篇筆記?想要下筆的焦慮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食言中增生;我開始擔心,若再讓這個地方荒癈下去,也許我將會失去許多的記憶。停筆這麼久,我需要再一篇開場白來接續往後的記事,否則心裡很不踏實。我會心虛的...

開學正好是這段時期中間的一個過場,它雖說好像不算太重要,但對我的生活確有很大的影響力。開學後的生活可以說是繁忙的,但我仍試圖在期初的慢調中享受一點點的愜意。

最近還多了幾件讓我很想做的事,我常在無意間尋得的靈感若隱若現,又開始提醒我那些曾經在我筆下而生存的故事。有些感動,我無法用簡單的文字來表達,因此,我只能選擇我認為最適當的方式來寫故事。這些靈感所激起的體會,持續地對我的情緒增溫,催促我寫作的慾望。雖說我必需等,等待適當的機緣讓作品成形,但筆尖的觸感仍是相當重要的,因此,我要繼續督促自己記錄生活記事。除了寫下記憶的歷史,也是為了寫下筆尖的感觸。

星期五, 2月 09, 2007

近來的往事

這一陣子發生了不少事,但我卻沒有力氣將它們記下。回頭一看,我才驚覺沒寫下這些辛酸苦楚是一個大錯誤,當下若能記錄自己的心情,往後再回頭時必定會有不同的回憶。像現在我的,想回頭瞧瞧前陣子的自己,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決定至少記下些許還殘留著的破片,回補一點點的遺憾。

從期末開始,我的生活便陷入一種難以逃離的情境。彷如煉獄給的考驗,兩堂文學課的量要一次在期末補足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但好在期末考的時間錯開,讓我還能用“分時渡假”的方式各別放手一搏。結果是一半一半,雖然未竟全功,但好歹過了一科,也算是種安慰吧?

文學之後,接踵而來的是社會語言學的期末報告。因為本堂課的進度原本就嚴重落後,所以報告也就跟著一起延了。這算是好消息,因為不用跟文學搶期末;但也算壞消息,因為它搶了寒假。對我來說,這其實也沒什麼。寒假是我讀書進修的好時節,頂多就把它當成是半路殺出來的進修功課。況且我一直很想寫一份真正紮實的報告,這次的社語給我的好幾會簡直是可遇不可求。只是沒想到到最後,我仍然沒達成這個目標。

社語的報告我們是分組分析語料,可各自提出假設。雖然語料分析很重要,但比這個更重要的是你報告中的假設,沒有這東西就沒有報告。我們這組是三個人,我還有另兩位女生,做的是性別差異。在分析語料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的討論、與老師面談、被老師推翻假設、再不斷的討論、再去跟老師面談、假設再次被推翻......。就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我在寒假剛開始時仍天天跑學校,為的就是能將報告搞定。在討論語料分析的過程中,其實我是很迷惘的。因為雖然我們找到不少的語言現象,都可以將之拿來各別解釋。但我的腦中就是沒有能將這些東西連貫在一起的思維,我很希望能有時間好好坐下來唸點東西、思考到目前為止的發現有何意義,但連串的討論會談讓我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而實事上,我後來才發現:要在十天內把原本什麼都沒有的東西弄出來真的是天方夜譚。因為我腦袋裡真的什麼都沒有,除非我讓腦子好好休息、或是意外撿到奇蹟的靈感。我猜、我的運氣已在大學的前三年用光了,這次我什麼都沒有。

後來在密集的討論與老師的指點下,我們找到了一個方向,這時離大限已不到一週。記得我們三人搞定語料的數據各自拿著影本回家的那個週六,我仍相信自己是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的。只是接下來幾天,我的腦中空白證實了自己的天真。在期限到來的前一天晚上,我手上沒有可以串連的理論,沒有可以鍛接的語言,然後你就確定自己失敗了。這時我便知道我的腦子已被逼迫到了極限,它向我爆發渴望休憩的怒喝。我決定給自己更多時間來處理這份報告,但學期成績可不能等。因此我便放棄社語,雖然目前成績還沒出來,但可以確定社語是不會過的。

在社語報告最後期限的那個週末,老爸的身體狀況開始惡化。他稍微走幾步路便開始喘,常常在廁所吐,手腳也發腫。在朋友的強力勸說下,他終於肯去醫院,於是星期一一早老媽的朋友便帶著我們直接殺到醫院的急診室。老爸當時的情況相當嚴重,下午就被推進加護病房,晚上手術後馬上跟著洗腎。老爸洗腎之後的狀況還算不錯,過幾天便轉出到一般病房。

目前老爸的身體狀況還算安全,一點點地進步中。家裡人照時間排班來醫院看顧他,因此我最近常常長時間待在醫院的病房中,一邊在老爸的進展下和生活和學業同步行進。前幾日,我才發現原來本月二十六號學校就要開學了。日子快得讓我眨不了眼,第一次加退選竟然在今天結束,助學貸款我仍未去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