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五, 2月 09, 2007

近來的往事

這一陣子發生了不少事,但我卻沒有力氣將它們記下。回頭一看,我才驚覺沒寫下這些辛酸苦楚是一個大錯誤,當下若能記錄自己的心情,往後再回頭時必定會有不同的回憶。像現在我的,想回頭瞧瞧前陣子的自己,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決定至少記下些許還殘留著的破片,回補一點點的遺憾。

從期末開始,我的生活便陷入一種難以逃離的情境。彷如煉獄給的考驗,兩堂文學課的量要一次在期末補足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但好在期末考的時間錯開,讓我還能用“分時渡假”的方式各別放手一搏。結果是一半一半,雖然未竟全功,但好歹過了一科,也算是種安慰吧?

文學之後,接踵而來的是社會語言學的期末報告。因為本堂課的進度原本就嚴重落後,所以報告也就跟著一起延了。這算是好消息,因為不用跟文學搶期末;但也算壞消息,因為它搶了寒假。對我來說,這其實也沒什麼。寒假是我讀書進修的好時節,頂多就把它當成是半路殺出來的進修功課。況且我一直很想寫一份真正紮實的報告,這次的社語給我的好幾會簡直是可遇不可求。只是沒想到到最後,我仍然沒達成這個目標。

社語的報告我們是分組分析語料,可各自提出假設。雖然語料分析很重要,但比這個更重要的是你報告中的假設,沒有這東西就沒有報告。我們這組是三個人,我還有另兩位女生,做的是性別差異。在分析語料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的討論、與老師面談、被老師推翻假設、再不斷的討論、再去跟老師面談、假設再次被推翻......。就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我在寒假剛開始時仍天天跑學校,為的就是能將報告搞定。在討論語料分析的過程中,其實我是很迷惘的。因為雖然我們找到不少的語言現象,都可以將之拿來各別解釋。但我的腦中就是沒有能將這些東西連貫在一起的思維,我很希望能有時間好好坐下來唸點東西、思考到目前為止的發現有何意義,但連串的討論會談讓我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而實事上,我後來才發現:要在十天內把原本什麼都沒有的東西弄出來真的是天方夜譚。因為我腦袋裡真的什麼都沒有,除非我讓腦子好好休息、或是意外撿到奇蹟的靈感。我猜、我的運氣已在大學的前三年用光了,這次我什麼都沒有。

後來在密集的討論與老師的指點下,我們找到了一個方向,這時離大限已不到一週。記得我們三人搞定語料的數據各自拿著影本回家的那個週六,我仍相信自己是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的。只是接下來幾天,我的腦中空白證實了自己的天真。在期限到來的前一天晚上,我手上沒有可以串連的理論,沒有可以鍛接的語言,然後你就確定自己失敗了。這時我便知道我的腦子已被逼迫到了極限,它向我爆發渴望休憩的怒喝。我決定給自己更多時間來處理這份報告,但學期成績可不能等。因此我便放棄社語,雖然目前成績還沒出來,但可以確定社語是不會過的。

在社語報告最後期限的那個週末,老爸的身體狀況開始惡化。他稍微走幾步路便開始喘,常常在廁所吐,手腳也發腫。在朋友的強力勸說下,他終於肯去醫院,於是星期一一早老媽的朋友便帶著我們直接殺到醫院的急診室。老爸當時的情況相當嚴重,下午就被推進加護病房,晚上手術後馬上跟著洗腎。老爸洗腎之後的狀況還算不錯,過幾天便轉出到一般病房。

目前老爸的身體狀況還算安全,一點點地進步中。家裡人照時間排班來醫院看顧他,因此我最近常常長時間待在醫院的病房中,一邊在老爸的進展下和生活和學業同步行進。前幾日,我才發現原來本月二十六號學校就要開學了。日子快得讓我眨不了眼,第一次加退選竟然在今天結束,助學貸款我仍未去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