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四, 4月 13, 2006

小鬼水溝蓋?

 補習班下班後我騎著車在(大概是)公園路上往板橋的方向走,到中華路時因為紅燈而停下。這個路口再過去便是單行道,禁止進入;而且紅燈要等到對巷的車走完後才會換我這邊通行,所以會等很久。

 晚上,夜風瑟瑟、剛好今天天氣特別涼,我衣服只穿了一件內衣再套上同樣薄薄的黑色長袖T裇。雖然這樣子穿,不過我早就習慣了,以前唸高職時我常常在冬天未換季時穿著短袖的校服在火車上吹著10度的冷風。這種氣溫雖然偶爾會打個哆嗦,但仍是小Case。

 這個時候!刺激的來了……

 在陣陣的虛風中,我的右方,傳來奇怪的雜音。這聲音像是從一台半死不活的對講機傳來,聽起來不很清楚,沙沙沙,卻又夾雜著沈重的金屬聲,好像誰被關在鐵柵欄內搖晃著要想出來。我往右邊瞧,沒戴眼鏡,無法看清遠方的人行道上是否有人。但路旁的一個水溝蓋倒看得清,如果要我只由聽覺來決定方位的話,我會說聲音是從水溝蓋那個方向來的。

 那聲響總是斷斷續續的,你想細聽時它變得安靜,似乎什麼事也沒有;過一會它又傳來,隱約好像有一個小男孩用著尖細的聲帶在說話,聽來像是在玩樂。這聲音也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左前方的一輛摩托車上的兩個人也一直尋聲瞧著,樣子跟我一樣迷糊。

 右轉的那條路上有輛公車停著,它因此擋住了路燈的光亮,那地方顯得更加陰暗。我不禁懷疑是否有個大人帶著小孩在那兒玩耍,但那聲音又來了。這次我看著那水溝蓋,說真的,要是有人走過去看過之後告訴我那裡頭有一台對講機,我絕對會相信。不過那聲音會不會是經由什麼管線從遠端的某個不知名房間傳來的呢?也許吧!反正我是不會知道答案的,綠燈亮起,我離開了那個地方。把這個人生中無數個未解之迷的其中之一遠遠地拋在腦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