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三, 4月 12, 2006

風吹、日曬、雨淋的日子

 前幾天我才看著朋友穿上厚厚膨膨的外套,大問你穿這樣不會熱喔?因為我光看他的樣子就覺得熱。但才隔天到學校去時我卻得穿上雨衣,在大滴大滴的雨水裡頂著風受窘;那整個下午都陰雨綿綿,就連小黑狗都跑到教室裡來不想出去,幫牠開門一見雨便又回頭。開門時的一陣涼風襲來,我才發覺天真的又變涼了。再隔天一早,天殺的好得不得了的陽光由頂頭打下,太陽老公公好像在說今天一整天都會很亮。當天下午歐洲文學的期中考完後(其實還沒完),我帶著有點放鬆的心情背著“離家出走包”走到羅馬廣場,很幸運的、樹下剛好有個位置沒人坐,讓我能有點小小的涼蔭可享。

 當我坐下時四週圍的空氣是很悶熱的,但我仍下定決心要坐在這裡試試心靜自然涼的真理。慢慢的,時間在閱讀與思緒的交錯中走過,偶爾漫及身邊的小小風切是真的很能涼人身心;雖然事實上我應該流了些汗,不過在這樣的天氣裡的確是要自適其中才能享受人生。

 人生?我想起了我有多久忘了人生到底是什麼了,我更加的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懂得人生。當有人問起人生時,一個年紀很大的老頭會這麼說:「人參?人參一斤五塊錢。」當然這是玩笑話,價錢也是我亂寫的。然而,那天我坐在歐洲文學的教室裡煩惱的翻尋Norton裡的珠璣時,卻赫然發覺,我是從何時起竟這麼的在意期中考了?記得還是大一時我總認為要照自己的步調走,很有自信的想著考試考不好也沒關係,我只要確定自己有認真的唸書就好了。自己是認真的,才是最重要的事;分數,留給別人去看。因為,能決定自己未來成就的人不是別人、不是分數,而是自己有多少斤兩。

 我終於靜了下心來面對期中,寫考卷時的表現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糟,也許是因為冷靜、也或許是因為,我先前忠於自己的讀法讓我不至於忘記太多東西,讓我能真的在腦海中烙下那麼點珠璣的印記。喔不,再認真想想,也許是先前兩學期中古文學訓練起的一點點底子起了做用,我得承認我在那兩學期的文學課中才真的摸到了一點邊,大約知道了,原來別人讀文學是這麼讀的。那段日子所學到的東西,也許才是今天真正助了我一臂的力量。

 但無論如何,我是真的剛始擔心起期中期末了,我想是因為大三了吧?不像大一時能抱著沒過可以重修的心態,到了這地步可真不能再馬虎了。至少,要確定自己能低空飛過。

 時間走到我得離開校園的這一個點,看了看,天空依舊亮得發白。這幾天變化如此之大的天象真的是讓人受足了風吹、日曬、雨淋的滋味,那味道攪和著我連日來林林總總的壓力與苦楚,直到校園裡樹蔭下的涼風一襲,似乎把什麼亂七八糟的雜質都給掃光了,剩下來的只有香甘甜爽的冷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