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一, 5月 01, 2006

Dropidemic

 Dropidemic,顧名思義,就是棄修疫的意思。這學期修了字源學,便開始想玩起造字運動了。不過這個字倒是隨意亂掰的,大概不符合造字規則,看看就算了。

 話說期中考週結束的後幾個禮拜內,棄修這檔子事倏忽間成了種流行,像是種流行性感冒一樣。我所選修的課程裡有幾位同學不約而同的棄修了。有人倒是干脆,在期中考那天便有人拿著棄修單到藍亭面前棄修英美哲學;後來,隔週二的語用學裡便有同學沒來考期中,託人告訴老師要棄修;接下來,我上週又得知歐洲文學同組報告的一位同學也要棄修了,原因實在是太妙,妙到讓我覺得寫出來是件不道德的事,因此請恕我無法告知各位;這下子,文學報告便只剩兩個人做。然後呢,藍亭當初棄修的同學也是和我同組的,也是剩下兩個人,這倒不是問題,至少比文學簡單。不過你以為瘟疫就此停住的話那就錯了!上週五我還沒踏進英美哲學的教室,便在教室外得知同組的另一位同學小馬要棄修正在和老師談的消息。

 我開始記得小馬這個人大概是大一下的時候,那時這傢伙每次在路上遇到時總會很熱情的跟人打招呼,是個很和善的人,不久也就熟絡了起來;再加上後來一起在系學會裡,大家相互支援,也就變成了感情不錯的朋友,有同堂課也大都會坐在一起或討論功課。聽到他要棄修時我心裡是有些驚訝,不過倒也沒有很大的衝擊,他也有他的考量吧!這樣一來報告也就只剩我一個人,好處是內容完全自己決定,壞處則是少了哲學思辯時較多樣化的思維。不過,我真的覺得自己是獨行俠一個,老是一個人想事情,做事情;久了之後,好像也就習慣了,反倒在做報告時也不太清楚該怎麼跟人溝通,反正大概就是這樣子做,看別人怎麼想,跟著別人一起走。一個人報告就很不同了,它變成很個人的產物,成敗皆在自己。有時我會把這個當成是「自由的代價」,這代價是沈重的。不止是因為你要一個人做,而是你失去了與其他人合作互動的機會。

 小馬在要離開時還和同學們聊了一下他的決定,有的同學覺得可惜,我倒是認為該尊重他的想法,因為棄修對我來說算是個很個人的決定。後來和別的同學聊天時,很驚奇的有人主動找我加入他們的報告小組,我倒是頭一次發現自己有這樣的人緣,大概是我平常真的太少主動跟人接觸的關係,不過同學們的熱情讓我覺得蠻窩心的。上課前藍亭找我談了一下,他說我可以決定自己做原本的報告,或是加入別人的組員。決定權在我,但他希望我能加入別人的報告。我想這是真的,因為哲學問題要從各種不同的角度跟觀點來看,有時甚至是反向思考、印證,這並非一個人就無法辨到,但多人一起做可以達到的效果絕對比一個人想來得好。而且我想他應該也不希望我一個人搞自閉吧。由於先前有同學的邀請,於是我便決定加入其他人的報告。

 失去了原本的組員,卻反而找到我原本所不知道的友誼。這也算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吧!

P.S. 小馬看到的話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我有新組員了。XD 另外也祝你的小短篇能寫得順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