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日, 10月 09, 2005

蛋蜜汁心情

 今晚老姊跟田氏夫婦員工旅遊去,我在她房裡睡覺。iBook休眠的燈號一明一亮地在黑暗中發光,它出我意料地刺眼。輾轉了一陣,腦中思緒不停地跑,我不知為何忽然想起了剛到政大的第一年,我對蛋蜜汁的特殊迷戀。

 那年之所以常喝蛋蜜汁是因為在郵局後方有間500cc飲料店有在賣,雖然老闆賣的蛋蜜汁和我印象中喝過的不一樣,但味道卻很不錯,因此我常常去光顧。但我喜愛蛋蜜汁的原因並不止是味道而己,當我第一次站在那攤位前苦思要點什麼飲料來喝,偶然間瞄到“蛋蜜汁”三個字時,若不是這字眼觸動了多年前的記憶,那麼這樣奇特的飲料絕不會進入我常喝名單之列。而這分記憶便得從我的第一分打工開始講起。

 記得是在我高職畢業到當兵前的事,那時我和我哥在一間網路咖啡店打工。這間店的老闆算是我哥認識的人,我們是他店裡的第一批員工,和另外幾個女孩子一起。我和我哥負責的是電腦與網路的部分,幾個女孩子則是負責吧台與餐點。那段時間的工作有苦澀也有甘甜,算是給了我如何與社會人士溝通不少的經驗,也許其中還包含了我最弱的部分——怎麼面對女孩子。

 這算是個性使然,因為從小除了家人我很少與人來往,因此當遇到陌生人時我常會手足無措,面對女孩子則尤其如此。在那間店裡遇到的女孩子該算是家人以外第一批和我比較熟絡的女孩,而其中一個捲髮的女孩子對我來說尤為親切。在店內工作偶爾會和人聊聊天,那個時候她常在試自己作出來的蛋蜜汁味道如何,我有時會幫她嘗嘗,也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我認識了這個飲料。那個時候她做出來的蛋蜜汁很像養樂多,而且味道似乎不太固定,現在要我說也記不得那究竟是怎麼樣了。雖然離開那間店之後我便沒再見過她,但這項記憶卻讓我在往後的日子裡一見到蛋蜜汁便會想到那女孩。

 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覺得這像是一則關於初戀的故事,但對我本人來說卻不然。那女孩就像是一個存在心中多年的老朋友,這些記憶偶爾會被一些不經意的提示喚醒,但不論男女皆會在我們心中產生一股懷念之情,就像英文裡所謂的‘Good Old Days’。我對那個女孩的感覺就是純粹的喜歡,喜歡這個人,把她當朋友,所以當時點了那杯蛋蜜汁的我有點像是在致意,一份對於這段友誼的紀念。若說要把這類的感情比成愛情,那麼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愛情也未免太多了,大概我所認識的女孩子都可以扯上一角。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如此濫情(笑)。

 在遇見她之後我偶爾會在見到蛋蜜汁時嘗看看別人做出的味道,我的心中一直有個疑問,那就是蛋蜜汁真正的味道是否和她做出來的一樣。妙的是我嘗過的每一家店味道都不太一樣,我心裡所想「正統」的蛋蜜汁口味儼然成謎。想想,也許蛋蜜汁就是這樣一種飲料,在每個人手中都各自有它的道理存在。

 至於我對於愛情的想法,其實就和我所遇到的蛋蜜汁一樣,它們總是那麼的多變,讓你難以辨別那個真正的口味為何。也跟蛋蜜汁一樣,我一直在尋找它的真義,到現在。

 我仍在找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