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日誌

2005年九月,一個不想認真寫、卻想認真生活的部落格
2009年六月,iBook不再是iBook
2011年五月,一切未定


汪洋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座孤島

星期六, 2月 18, 2006

井塘記

 今天是我第一次踏進井塘樓的大廳,在今天以前,我只有一次經過通往社資大樓的這條道路。那時是大一,老師為了介紹社資中心而帶我們走了一趟,自那天起我便沒再往政大的這個方向走來。而井塘這兩個字,雖然在大學的這三年之中偶有聞聲,我卻對它一點也不了解。

 因此當我在地圖上查到井塘樓的確實位置時,我對於它與社資中心一同位在政大校園這個偏遠的一角感到相當的驚訝。而根據同學那邊的消息,井塘樓在我們剛進入校園時正在整修,我想這大概是為何我當時對它一點印象都沒有的原因了。

 總之,我在午後的春涼中邁向這個我過去三年未曾踏足的淨土,在通過了總圖與商院間的熱鬧大道後,赫然消失的噪雜在這一刻更新了我對這個校園長久以來的偏見。原來,在山下的校園裡也有這樣一個清淨的校土,而且甚至比山上校區還要安靜。一步步的接近它時,我心中的訝異已溢於言表了。

 井塘樓的形狀類似校園另一端的羅馬廣場,像是個約四分之一圓的扇形。從正前方看過去,大樓前偌大的空地像是把這個圓所欠缺的半園給補上了,多出來的這個空間--對我來說--正像是這個擁擠園區裡特別為了我而空出來的土地。在我踏上這塊空間的同時,就像是進入一個寂靜的世界,週遭的所有雜訊在這一刻都不見了,剩下的只有我、以及眼前這棟神秘的大樓。

 而即使我已在地圖上找出了它的位置,照著記憶走向這裡時,我心中仍是非常的存疑。沒有學生們三不五時的八掛音作背景,一個幾乎杳無人煙的地方?這真的是我們校園裡的教室嗎?這地方的寂靜與莊嚴讓我不得不以遲疑的腳步來接近它,因那皓白的牆、微微內彎的門面、純黑的匾額在在都像是在等待、或者迎接某個人,而我很確定我不可能是那樣子的人。

 大門上方的匾額漸漸變得清晰,上頭原本糢糊的字體也慢慢地現出原形。我在確定了這是我課表所指向的目的地之後,便開始懷著期待的心情走入這裡。大樓裡有人在上課,走廊上也有一兩位學生在交談著,畢竟這裡是學校,這裡有教室,但即使如此,這些交談聲並沒有打破此地剛剛帶給我的深刻印象。而現在我回想起來,其實山上校區的幾棟大樓也差不多是這樣,但其週遭流動的人潮則比外頭多上許多。我想這便是這兩處最大的差別,也是我為何會如此驚奇的主要原因了。

 來到井塘樓的這種經驗對我來說其實並不算是頭一遭,以前的我也曾到過幾處另我欣喜的地方,山上的校區也是其中之一。只是隨著一次次重覆的造訪,對於這些事物的喜悅似乎跟隨著漸強的熟悉感而弱化,映入眼裡的事物也就不再那麼的另人愉悅。另一方面,其實這情形跟生活上接踵而來的各樣雜務干擾也有那麼點關係,當心情已沈重到令人忽略身旁的美景時,那樣的心境大概是任何的美景也無法撫慰的。

 隨著開學後一點一點堆疊上來的課業,這樣子的心境也會開始跟著改變。我寫下這篇文章,也是記錄這樣心情為目的。希望未來的我,在重見這文章時,還能想起那時的心情。

 如此簡單、

3 則留言:

提到...

咿那你什麼時候給我找個大嫂啊?

還是已經有了?=.=

淺光 提到...

突然冒出來,我嚇了一跳。沒想到妳會出現在這裡。^^

當然是還沒有...不過妳回錯篇了吧.....

提到...

我最近才知道你有BLOG嘛。

你收得這麼秘密,好像收小老婆似的。^^

沒回錯篇啦,回之前的我怕你看不到。